杂志 精品

追忆武术泰斗张文广

2010年10月初,一个寒冷却明媚的早上,前武术院院长张山老师带着我,来到了武术泰斗张文广老先生的家。叩开大门,一股文人的香气扑鼻而来,放眼望去,墙上挂满了励志的警句,还有诠释张老武林地位的纪念合影。
门内,张老的发妻梅琳老夫人笑脸相迎,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下喝茶。96岁高龄的张老,只能躺在床上微张双目,颤巍巍的伸出双手,以示欢迎。采访全程,则改由师母梅琳代答,因此事前准备好的采访提纲几乎无用武之地。但,也恰是这意外,让我们听到了一段段温情的故事。
从年初开始,张老身体大不如前了。卧房内,双人床换成了病床。张老躺在病床上,而老夫人梅琳则购置了张单人床,陪在旁边。“雇了个阿姨来帮忙,不过,还是有我在他旁边照顾着好一些,心里踏实。”师母气色很好,笑盈盈地坐在床头,眼里充满温情,一边不时地看看老伴,一边娓娓道来。
“从1942年到今天,我们已经结婚68年啦,我一天也没有离开过他。”年逾92岁的师母,思绪一下子拉回到了解放前——“我在重庆的国立体专认识他的时候,还是个学生。结果,他一见到我,就不让我走了。”说着,她腼腆却又幸福地笑了。与病床上的张老四目交融,扭过头来继续说道。交往一年多后,两人喜结连理,成了患难夫妻。时局动荡,战火连连。初成家的日子很清苦,一个铁锅、两个盘子、两副筷子,是张老当年为这崭新的二人世界添置的全部家当。她回忆说,那时两人工资加在一起才50块,婚后每天的开销都是掰开揉碎、算了又算,能省则省。说到这儿,师母的眼眶红了。
1942年8月,他们应邀来到江津国立体育师范专科学校,丈夫讲学,妻子做会计,以求谋生。刚稳定下来没多久,又因战火所迫,从重庆辗转到天津。一晃八年,经历无数困苦的两夫妇带着4个孩子,最终落脚北京。
到了北京也并非一帆风顺。为了省下更多的房租换粮食,又被迫数度搬家,直到把家搬到人烟稀少的荒郊野地。为了把更多的粮食留给孩子们吃,夫妻俩不得不忍饥挨饿,头晕眼花是常事。那时候,中国到处都流行“票”——吃的用的,全都要各种票来换。师母常做的就是把多达8种的换购票都钉在纸板上,来回排列组合,以期做出最合理的规划来。粮站的储备极其有限,经常粮票还没用完,粮站就已断供。“那时候其实我们都不瘦,很胖哩!——因为全都营养不良,浮肿了。”师母咧嘴一笑,无奈的自嘲道。
转眼到了中国那红色的革命年代,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家庭,又一次被大环境推进了矛盾的漩涡——贫农出身的张老却因教授武术,被打上了“资产阶级权威”、“反动分子”等烙印,倍遭折磨。说到这里,师母的情绪激动起来:“他那时候可是受了大苦了!红卫兵把他抓去,昼夜轮班看守他,白天批斗,晚上还看守葡萄架,想着法儿的不让他睡觉。白天挨批斗的时候,还让他站在板凳上。那么窄的板凳哟!谁能站的住啊!他怕失去平衡,用手撑着膝盖,结果那帮红卫兵就用钢笔尖来戳他的手!血哗哗地流啊!”
不过,爱情是伟大的,当爱情和亲情融合在一起的时候,这种洪流般的力量,便爆发出不可抗拒的力量——有一次,张老又被红卫兵带走批斗,师母便来到红卫兵的驻地,卷起袖子高声喊道:“有本事你们来整我!不要整他!”嚣张的红卫兵们,面对着师母坚毅的眼神,退却了,谁也不敢动眼前这个勇敢的女人,只好当场放了被整到几乎无法走路的张老。
“那些艰苦的日子哟,总算熬过去了。我跟他说,‘我是跟定你了,你丢下我一个,就不行!’所以,也就一直走到今天了。”早已是和平年代的今天,师母面对着80后出生的我,露出了坦然欣慰的笑容。师母身患血栓,腿脚不大便利,但在生活上,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与老伴都不轻易开口求助。“坚持着吧!”她说,经过了那些大风大浪,让她与他学到最多的,就是自立,以及珍惜在一起的分分秒秒。
在二老这间洒满阳光的卧室墙壁上,挂着一幅照片——张老和师母金婚合影。喜庆的红色唐装,默契的抿嘴微笑,将这走过大风大浪的夫妇二人映衬得更加慈祥、甜蜜、释然。
爱,因为深沉,所以永恒。

版权所有@ 全球功夫网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汇欣公寓S座2008    邮编:100000

市场招商电话:010-84991089     传真:#     邮箱:#

技术支持:中国网库      备案号:京ICP备09071544号

网站成立于2009年6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