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 精品

仙师已去兮 大道犹存

关亨九先生仙逝至今已15载,但他那和蔼可亲的音容笑貌、行拳时潇洒自如的风采,动手时出神入化的技艺和渊博的知识与宽广的胸怀,总在我脑海里荡起阵阵涟漪。
我自20世纪80年代初,经刘俊启师兄介绍,拜关老为师,学习武当太乙神剑门绝艺。在随后十余年的岁月里,关老爱徒如子,不仅在武学、道艺上口传心授,更在武德、道德上苦口婆心,尤其是他那渊博的学识和洞晓真理的睿智给我留下了难以忘怀的记忆。
我自幼喜读书,爱练武,好书法。少年时随祖父习基本功,成年后经叔叔介绍,在1972年正式拜著名武术家张庆云老人为师,学习三皇炮捶拳和器械,尤以大枪为最爱。张老爱我如子,经常带我向武林界功夫深、武德好的前辈们请教,使我在武学上受益匪浅。
1980年我因工作调动,来到丰台公安分局刑侦科当刑警。一个偶然的机会,获悉了关老的事迹。那是1980年初冬的一天,我与好友刘俊启先生闲聊书法,他突然问我:“你知道练书法,字是怎么生出来的吗?”我当时一愣,不知怎么回答,便赶忙向他请教。他说他在北京展览馆中日书展会上遇到一位老人,听老人讲:“笔为阳,纸为阴,墨为精,水为血,精血和,阴阳动而生字。”还说:“人为笔,地为纸,精血是身中墨,人活在世上,天天用身写自己的历史,正如用笔在纸上写字,所以字不能乱写,人不能胡为,才能写出好字,活出一个美好的人生。”听了他这番话,我忽然想起在学武时,老师们常对我说的一些话:“世间有一门绝技失传了,是文武合一的一门。白天习文,夜晚练武,文武一道,性命双修。如果你有缘得遇,千万别错过向人家学习的机会。”并留下了诗句为证:“一师传二艺,龙凤相恋;字影似青龙,上下串飞。”于是我想,难道刘兄所说的那位老人正是当今世上的世外高人吗?难道真是那门久已失传的武林绝学吗?想到此,我赶紧请求刘兄带我去拜见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刘兄慨然相允。岂知我与刘兄的这一次聊天,竟然从此改变了我的命运和人生,使我走上了一条刻苦修道的心路历程。
初识关老,并未被接纳,历经三年严格考验,他才笑呵呵地接待了我,并说:“常言道,徒访师三年,师访徒三年,你虽然访了我三年,难道我就不应该考验你三年吗?看来没有刘儿,引不来你呀!你虽然经受住了考验,但还得有个条件,你们要跟我学,就得拜我为师,我是武当派太乙神剑门的第17代掌门,是家传的17代,这门绝艺是武当山张三丰祖师传下来的……”这一席话,听得我如雷贯耳,备受震撼,当下我拉起刘兄就赶紧起身向关老磕头,行了拜师礼。
后来才知,关老祖籍东北吉林省长白县,是旗人,生于1900年。先生宗传神剑门以及三丰祖师神授的太乙丹法、剑法,曾在《武当》杂志上发表了专刊,名为《武当修真密笈》。先生善谈,擅书画,尤以山水见精,古朴气浑,尝以鬃刷书斗字。按旧传之习,武当以剑法驰名天下,太乙神剑门之内功与道合真,以剑参玄,剑道如一,拳纳于字,以武合道,初则以形俱,终则以神全,以道法参同人仙之境,由剑事而臻于道学,非似今人以舞剑玩耍为能事。
打那以后,我们在每周的星期日上午同其嫡孙关凯军一起去关老家听课。这时我才发现,先前我虽然学过几个门派的武术,自以为很了得,没料想,在关老面前竟然一无是处。关老讲的东西,我从来就没听说过,而且大部分都听不懂,我深感汗颜。心想,不是听不懂吗,我先用录音机把它录下来,留待以后慢慢琢磨,在征得了关老的同意后,我先后买过三个录音机,才得以把关老讲课的内容保存下来。如今再回听起来,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啊!没想到,这竟然成了关老留给我们最宝贵的资料和永久的纪念了。要知道,这可是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优秀文化的积淀啊!
回忆往事,恩师秘授修真,常言文武兼程,列举三圣外传、参玄道真,示吾“读书修福,安分养神”,因形循理,寓理于形,阐化修真。要拳纳于字,武合于道,深浅同源而畅宗风,于修真中审悟道源,功夫中尝省自我,要内操外练,时刻不离。先生融通三教,怀绝技却尝布衣,不争短长,以己为则,以己为任,常以三个不容易示我。云“学道不容易,得道不容易,传道不容易。”鼓励我要肩负起大道,担当得起修真,并说“修真是人类生命的归宿,解决人生的生死问题,修真是超出常态,是人类本体的结构再合成过程,是使心理、生理处于最佳的状态。”可见,关老所说的“修真”,是古人关注生命、关注生存、自我鞭策激励的行动,以修整真正的自我所做出的系列努力,也是前人修整自我最高境界留下来的唯一之路,仙亦如此,佛亦如此。先生还言:“都说成仙,不得道,不修真,怎能成仙?做鬼易而成仙难,不是仙不能修,佛不能为,是多数人不知道途径,知道的又很少用心,不下功夫尽心修为,怎能有成就?你看中国的吕洞宾,印度的达摩,不是世上没有仙佛,而是世人的心中充满了迷昧。”
现在看来,我真是三生有幸遇到了关老,他让我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武术,什么是真正的大道,让我懂得了修身的重要,并弄清了武术中的拳术与功夫的关系以及习练武术和修身的不同,更使我深刻地理解了性命双修、天人合一的真谛。同时关老还秘传了我读书的诀法,使我真正懂得了“得诀归来好看书”的含义,当我再读佛经道典儒书时、顿感豁然明朗。用之于处事,事事顺遂;用之于修身,身心愉悦。从此我的心中有了一盏明灯,开始破迷解惑,真正走上了幸福快乐的修真之路,使我在身心两个方面都得到了解脱、重获新生。
回想过去,是关老改变了我的人生,把我从一个不谙世事的青年,带入了阳光灿烂的大道,使我彻悟了人生的真谛。他教会了我如何明辨真伪,从佛家的《心经》、《金刚经》到道家老子的《道德经》、《清静经》,无一不破迷转悟,更重要的是:关老还让我明白了儒家群经之首的《易经》,不是大多数人认为的算卦书,而是中华民族的文化之魂,是开启自然界的一把金钥匙,是解决人体生死的大法。从此我逐渐地成长起来,智了起来,使我能用慧眼看清世间的一切,开始了金丹大道的修炼。我用了十几年的时间,遵循否定之否定的方法,一点一点地找回了自我,重塑了自我。在这且否且修期间,我写下了数十万字的修真笔记,这不能不说是关老对我的恩赐。每当想起老人家对我的亲切教诲,我都会流下感恩的热泪。为此,我写下这篇怀念恩师的文章,以表我对他老的深切思念。
仙师已去,大道永存。我愿继承关老遗志,担起弘扬神剑门大道的重任,为造福人类而努力奋斗。
作者简介:张桂生,自幼随三皇炮锤拳名家张庆云先生习练三皇炮锤拳,后随武当太乙神剑门第17代掌门关亨九习武、悟道,是三皇炮捶拳、武当太乙神剑门的主要传人之一。现为国家一级武术裁判、国家武术六段、武当太乙神剑门功法研究会会长。
Introduction: Zhang Guisheng followed Mr. Zhang Qingyun to learn Three-Emperors Cannon Boxing since childhood. Then he learnt martial art and Taoism from Master Guan Hengjiu, 17th generation head of Wudang Tai Yi Sword Style. As one of the main successors of Three-Emperors Cannon Boxing and Wudang Tai Yi Sword Style, Master Zhang is a national referee of first grade, six grade of national Wushu and chairman of Association of Wudang Tai Yi Sword Style’s Exercises.

版权所有@ 全球功夫网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汇欣公寓S座2008    邮编:100000

市场招商电话:010-84991089     传真:#     邮箱:#

技术支持:中国网库      备案号:京ICP备09071544号

网站成立于2009年6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