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寺商业化的名与实

    少林寺商业化的名与实

    “少林”本应与“功夫”联系在一起如今提起“少林”很多人想到的却是“商业”当少林寺披上“商业化”的外衣时不免有人质疑这与出家人的“出世”信仰是否相悖“商业化”究竟成就了少林寺还是成为了一种羁绊也许只有身在其中的人们才能体味

    法治周末记者 肖莎 发自河南登封

    少林寺,自1500年前北魏孝文帝年间建立起,就从未淡出过国人视野。

    1982年,电影《少林寺》的热映更是让少林寺为世界所熟知,也把这座藏于深山的千年古刹卷入了商业化大潮。

    历史的漩涡下,少林寺开始或主动或被动地参与到商业化行为当中。

    与此同时,一些传闻和新闻交织,如少林寺上市、海外开公司,又如方丈释永信拿到MBA学位、少林寺国内打官司、开办公司。

    一座古寺的现代化生存方式开始被热议,人们对少林寺的关注已经不仅仅限于其禅宗、武功等传统。

    然而,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很少在各种采访或活动中主动提及少林寺的种种做法是商业化,更多提到的是,所谓的商业化行为背后的少林寺生存、发展和少林文化的传承。

    1月15日,少林寺的法律顾问黄琨和陆咏歌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均态度明确地表示,少林寺没有商业化的方向,因为少林寺开公司等种种行为并非以营利为目的,而是为了文化推广。

    ◎频频“入世”被质疑

    自去年“少林寺上市”的传闻淡去后,今年年初一篇以“少林寺海外开40家公司”的新闻再次把少林寺推到风口浪尖,不少媒体再次以此为由头探讨少林寺的商业化问题。

    随后,少林无形资产管理公司总经理钱大梁在博客上撰文澄清,称此报道是误读和误导。

    黄琨还向记者介绍,在40多家海外文化中心中,只有少数几家是少林寺自己出资成立的,不少是国外已经有人抢注了少林寺商标,少林寺为了拿回商标权,与当地少林寺商标原有者达成一种协议,商标让渡少林寺,然后由商标原有者出钱,少林寺出人,成立少林寺海外文化中心,以更好、更正宗地传播少林文化。

    谈及有人称少林寺在海外办文化中心是商业化的一种表现,黄琨苦笑了一下说:“别人出钱宣传少林文化,能给少林寺多少钱。海外文化中心会给少林寺一些分成,但那些费用主要是为了维持生存。”

    “我们这次已经向首发此新闻的媒体(新京报)发去律师函。”陆咏歌告诉记者。

    少林寺的“商业版图”自少林实业公司起开始扩大。

    1月14日,登封市工商局注册科科长李朝阳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现在登封市工商局注册的少林寺名下的公司一共有3个:少林寺文化传播(登封)有限公司、登封少林药局有限公司、少林欢喜地(登封)有限公司。

    有人质疑,少林寺是什么性质的团体,是否可以成立这么多公司?释永信在多个场合都提到,少林寺是宗教场所,并不具备名义上的法人地位。

    不过,公司法律师李福涛告诉记者,法律上并没有禁止宗教场所可以办公司,而“非禁止即允许”。

    少林文化传播公司主要从事文化产业领域中包括电影、电视、广播、网络、电子游戏及舞台演出等媒体及传播业产品的开发和经营,并在上述领域进行少林寺品牌的授权与管理。

    在少林寺常住院门口,两边分别是少林药局和少林欢喜地,后者涉及运动、健康、休闲、家居、餐饮、素食,素食餐厅的价格并不便宜,单人套餐的价格为50元。

    少林寺网站显示,除了上述3个公司,少林寺的下属机构还包括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少林武僧团、郑州少林香堂有限公司、海外文化中心等。

    除了海外文化中心,其余的下属机构和少林寺的下院和托管寺院一起构成了少林寺的国内版图。

    如果说成立少林寺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动机是出于保护少林寺的品牌,还比较好理解,那么今天的少林寺开展的上述其他的与宗教有关的文化商业活动,就招致了更多质疑。

    毕竟,少林寺的“入世”程度已经和不少人心中的寺院形象大不相同,也有很多人批评称,少林寺的这些商业行为会让少林精神遗失。
   
    “在批评少林寺的时候,我们可以想一想,少林寺现在的做法对与少林文化的传承是有利还是有害的?”在黄琨看来,少林寺现在的影响力达到了历史上的顶峰,少林精神的影响范围也是史无前例的,毕竟有越来越多的人有渠道了解真正的少林寺,真正的少林文化。

    ◎初办公司为维权

    黄琨告诉记者,随着少林寺影响的日益扩大,少林寺几乎成了棵摇钱树,街上假的“少林秘方”、冒名的“少林武僧”满天飞。

    “但无论这些事情是不是少林寺做的,社会都会把责任扣到少林寺头上。少林寺的声誉受到了很大影响。”黄琨说。

    1993年,少林牌火腿肠的出现,可以看做少林寺发展路上的一个节点。

    当时,漯河市某食品厂在电视台公然打出了“少林牌”火腿肠的广告,广告中不仅有少林寺匾额,而且还有以电影《少林寺》主题曲配的广告词“少林、少林,少林火腿肠”。

    释永信后来在《我心中的少林》一书中回忆此事时说:我知道后,心情很沉重。稍有佛教知识的人都知道,僧人是素食者,在电视台做少林牌火腿肠广告,会传递给人什么信息,对少林寺又会造成什么影响?此前,尽管发现一些商家打着“少林”的招牌牟利,但都没有像火腿肠事件这样严重。出于无奈,我们只得向对方发起诉讼,开创了中国宗教界打名誉官司的先例。

    黄琨告诉记者,这场官司最终以少林寺胜诉告终,也让释永信开始意识到,面对社会上对少林寺的侵权事件,不能仅仅是被动处理,而应主动出击,来阻止少林寺“被商业化”。

    “我们决定来个主动注册,你不注册,人家注册,再引出一个个官司,实在是太费力了。意想不到的是,按照我国当时的法律规定,像少林寺这样的宗教主体,不是法人,是无权注册商标的。要想通过注册商标来实现保护少林寺无形资产的目的,只能成立一家有限公司,才有资格来专门从事这项工作。”释永信这么回忆道。

    黄琨还告诉记者,当时是少林寺出资,以释永信本人和其他几个人的名义成立了河南少林寺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是释永信,由实业公司来注册商标,后来实业公司注销,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

    寺院开办公司,在历史上也是一个先例,并引来了社会上诸多的不解和质疑:寺院成立公司是不是太商业化了?

    “这并不商业化。”黄琨说,因为公司并没有任何经营活动,其成立就是为了注册商标,其核心任务是保证“少林”、“少林寺”这一中华千年品牌保值升值、永续发展。

    少林寺网站上的数据显示,目前,实业公司和无形资产管理公司已先后拿到45个类别、200多项商标的注册证书。

    黄琨向记者透露,“少林寺”等商标已经移交给少林寺,外界要想从事相关商业活动,需要经由少林寺授权。

    但事实上,尽管多个商标被少林寺注册了,现在仍然有一些商业行为未经授权打“少林”牌。在少林寺所在的登封市,以少林功夫为卖点的武校已经成了当地的重要产业之一。

    1月14日,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登封市武术运动管理中心负责武校注册的许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登封市现在有大小武校50多家,其中以塔沟武校最大,现在注册武校时仍可使用“少林”字眼。

    即使是现在,进入少林景区后,首先看到的是塔沟武校,其次是少林寺武术馆。但少林寺的一位僧人告诉记者,这两个机构跟少林寺都无关,后者是国家旅游局和河南省人民政府共同办的武术培训基地。

    问及维权行动,黄琨叹了口气:“我们想做维权的动作很难。如果维权,可能会招致更多的非议,可能会有人说少林寺注册商标就是为了垄断,通过授权获利。这样可能还会让一些政府部门不高兴,那么多武校的利益也会受到影响。”

    黄琨告诉记者,现在只要是对商标的使用不造成恶劣的影响就行,而且注册商标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获利,而是为了制止那些恶意使用少林寺名号牟利的行为,并更好地推广少林寺文化。

    ◎少林寺收入用在文化传承

    记者在采访时也听到了这样的疑问:少林寺作为一个寺院,开公司,办活动,这么多钱用到哪里去?

    “除了工作人员的基本工资,全部收益都用在了文化传承保护、慈善事业以及国际文化交流等事业发展上。”释永信曾在《我心中的少林》一书中写道。
   
    黄琨告诉记者,少林寺除了给僧人支付“单金”(相当于工资)外,还要为一些聘请的人员比如会计支付工资。

    “少林的收入主要是香火钱和门票收入,相比之下少林寺名下的公司收益并不是很多,比如少林无形资产公司并没有经营活动,授权一些公司使用少林寺商标都是免费的,文化演出也只有个别是赚钱的。”黄琨说。

    据港中旅(登封)嵩山少林文化旅游有限公司宣传科韩姓工作人员介绍,2010年少林景区的门票收入比2009年增加了40%至50%。景区门票为100元,其中30元归少林寺所有。

    1月15日下午,冬日的少林寺显得并不冷清,记者采访时至少有10个旅游团在寺内,而这样的情况,被一位僧人认为“人非常少”,因为“平时方丈室门口站都站不下”。

    而此前有数据显示,每年少林寺的游客约在150万左右。

    如此看来,少林寺的门票收入还算可观。

    港中旅(登封)嵩山少林文化旅游有限公司是登封市政府与港中旅集团组建的合资公司,于2009年12月成立,现在统一负责嵩阳景区、少林景区、中岳景区的管理和运营工作。此前少林寺上市的传闻就来自于合资公司的组建。

    上述韩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合资公司成立后,对少林寺寺院的管理仍归少林寺自己负责,“除了门票分成,合资公司没有给少林寺任何拨款”。

    陆咏歌认为当下香火钱和门票收入已经足以支付少林寺的日常开销,但少林寺为什么还要办公司、开药局、开办海外中心,就是为了将少林文化传承下去。

    “假武僧出现的情况又不是一次两次,少林寺只有主动推广少林文化,人们才能够接触到真正的少林文化。否则,人们看到的只是假的少林文化,但负面的评价却会落在少林寺身上,那样一来,少林寺1500年的文化积淀就会被毁了。”陆咏歌说。

    释永信非议之下不回头

    即使他什么都不做,他身上的头衔也足以让他处于聚光灯之下: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少林寺方丈、中国首个取得MBA学位的僧人

    ■释永信语录:

    ◎发展是硬道理,社会在发展,与时俱进,少林寺也要发展,佛教也要发展。你们是不是觉得少林寺放在与世隔绝的深山老林里就对了

    ◎少林寺既是一个修禅的地方也是一个习武之地。我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最早提出“武术禅”的

    法治周末记者 肖莎

    近年来,释永信的一举一动都能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法治周末》记者试图联系释永信方丈,探寻他管理少林寺的思路,并了解他在面临社会上的种种非议时的态度,但1月15日在少林寺采访期间,方丈室的门始终紧锁。

    有导游在方丈室门口做讲解时称:“方丈非常忙,一年只有100多天在寺内,所以平时这个方丈室的大门都是紧锁着的。”

    方丈室门口的景区工作人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方丈去北京了,还没回来。”

    媒体报道显示,释永信在北京出席的最后一个活动是1月13日晚《新少林寺》的首映式。1月16日上午,记者再次致电方丈室,接电话的人称“方丈不在”后即挂断了电话,而截至1月16日,释永信本人的电话也一直无人接听。

    对于上述导游的介绍,黄琨这么解释:他作为人大代表有政务要处理,作为佛教协会副会长有会务要处理,还有那么多下院和托管寺院的事情需要他解决,他还是个社会活动家,而且少林寺要推广,总要走出去的。

    方丈主张门票免费

    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释永信在管理少林寺方面的种种做法,往往得不到一些人的理解和认同,加上近些年他多次在社会活动上露面,登封市政府又送给他价值百万元的汽车,僧人的形象与人们传统意义上对苦行僧的认知也产生了极大的冲突。

    网上甚至出现了对释永信进行人身攻击的帖子,甚至称“释永信不爱方丈爱金钱”。

    而在黄琨看来,释永信的做法是历史的必然,谁在这个位子上,只要是抱着对少林寺负责的态度,都会做出类似的行为,为了生存和文化传承,只是行为的节奏和方式不太一样罢了。

    黄琨从1999年开始任少林寺法律顾问,是释永信请来助少林寺发展的智囊团成员,算跟释永信走得比较近的几个人之一。

    黄琨给记者讲了这么一个故事驳斥对方丈“爱钱”的评价:“门票收入是少林寺收入的重要部分,但方丈一直主张进入少林寺应免费,最起码将景区联票分开售卖(少林景区一直卖少林寺等多个景点的联票)。1999年少林寺委托黄琨向当地物价局申请联票分开,物价局也批准了,但是物价局的文件并未得到执行。后来河南省发改委将少林景区门票从40元提为100元,方丈很着急,当天晚上就给我打电话,问有没有办法从法律角度,比如要开听证会,阻止这个涨价行为。但很遗憾,河南省景区涨价并不需要听证。”

    黄琨补充说,除此之外,社会上出现的一些抹黑释永信和少林寺的声音,比如“少林寺天价为手机号开光”、“少林寺烧香要10万元天价”等虚假新闻的出现,则主要是因为利益驱动,因为少林寺现在的发展模式损害了某些群体的利益。

    黄琨关于少林寺面临的这种舆论环境的原因分析,陆咏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提到过。

    商业化运作有动机

    释永信在《我心中的少林》一书中,也提到了自己开展那些跟宗教文化有关的商业活动的原因:“我作为少林寺的当家人,不得不从少林寺自身的优势出发,从禅宗祖庭的优势出发,从中国改革开放的大背景出发,去寻找一个有利于佛教事业发展的生存模式和发展空间。”

    而对于外界所称的少林寺的商业化运作,释永信认为关键看它的目的是什么,采用的形式是什么。

    “我们这样做,目的是为了弘扬佛法。这个过程和目的很重要,当然,具体选择什么项目也很重要,更关键的是让当今世界的主流人群喜闻乐见,愿意参与、愿意信受奉行。”释永信说。

    他显然也看到了社会上对他的一些负面评价,但在他看来,一些人的不理解是暂时的,时间长了,自然就明白了。“检验这些以商业形式出现的活动是对还是错,依我看来,关键是是否有利于寺院的发展和佛法的弘扬。”

    释永信曾提到,他刚到少林寺时,少林寺不到30个人,整天为一日三餐奔忙,非常困难。当时的少林寺,生存环境艰难,没有山林,没有土地,除了围墙以内的寺院,就剩下围墙以外的28亩山地,而这28亩山地根本养活不了少林寺的僧众。

    而今的少林寺,已经变了个模样,少林寺常住僧人已超过200名,还有多个下院和托管分院以及海外文化中心,温饱已经不是他们所考虑的问题。

    1月15日,记者到达少林寺时,将近11时30分,此时正是少林寺僧人吃中午饭的时候。拿着饭盒匆匆走过的僧人和络绎不绝的游人互相擦肩,有僧人头戴阿迪达斯的帽子,有僧人手拿手机与人笑着交谈,还有吃过饭的僧人在游人烧香时善意地提醒不能用嘴吹香、不能背对菩萨插香,这个古老的寺院显然并未与时代脱节。

    在采访时,记者请黄琨对释永信做个评价,黄琨顿了顿说:“方丈是个大师级人物。至少在那么多的非议之下还能坚持自己的思路走下去,就可以算大师。我认为作为大师,他是孤独的,至少在精神上是孤独的。因为现在他的做法不被很多人理解,他本人也在网络上被攻击。但我相信,对他的功过最终评判不应是在现在,而是在未来。”

 

版权所有@ 全球功夫网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汇欣公寓S座2008    邮编:100000

市场招商电话:010-84991089     传真:#     邮箱:#

技术支持:中国网库      备案号:京ICP备09071544号

网站成立于2009年6月6日